检索
 

另一个世界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4月17日上午,我们冒着濛濛细雨,从西安舟车劳顿近四个小时,来到西乡县县城。简单用餐后,又乘车四十多分钟,来到石泉水库西乡的一个码头,换乘早已等候的5艘渔政快艇,直接奔赴我们的目的地。当地领导告诉我们,不乘快艇,开车,还要三个多小时。

  据介绍,汉江注入石泉水库,再汇入丹江口水库。自踏上陕南家乡,我就格外兴奋,挺立船头,看碧波荡漾,两岸翠绿。半个多小时候,我们下了快艇,来到子午镇七星坝村一户人家门前的空地,听取县上对该村的库区移民避险解困简介。

  油菜花彻底凋谢了。饱满的油菜荚或许能给他们的主人家带来一个好收成。空地四周摆满了展板。房子很简陋,四周墙皮斑驳,脱落的厉害。屋檐下挂了一溜应该是去年秋收的玉米。屋子门口站着几个四五十岁年纪的女人,探头探脑地打量着突然涌上门来的我们这一大堆陌生人。

  离开这里,我们继续到这个村子的另外几户人家去了解情况。转过这家,一畦畦小苗秧像标枪一样挺立,但也是刚刚栽植下,仅仅有三四公分高。一路上,到处是土坯房,青砖红瓦房甚至楼房,在这个村子如鹤立鸡群,格外显眼。

  村子的主干道是条土路。我们越过铁路,弯来拐去的爬上一个土坡,来到了王克明家。55岁的王克明家的土坯房已经成了危房。老王告诉我们,他现在和老伴在村子里租房子住。每月200元房租。他已经给村上交了1万元订金,就等着安顿移民的房子盖好后搬进去。

  50岁的姚富军家位置更高。三件土坯房背后是山,房前远处也是山。家里吃水,就要到离家一里多的河里挑水吃。去的时候是下坡,回来的时候要爬坡。在河边装满一挑水,晃悠回来,能剩一桶多一些。他还告诉我们,家里两个儿子,早分家单过。他跟着大儿子生活。妻子在二儿子家生活,现在跟着二儿子两口子外出打工。即便是妻子没有外出打工,他和儿子也难得见上一面。见同行的一位北京来的领导很是不解,我悄悄告诉他,肯定是两弟兄关系很僵,造成了两老夫妻被迫分居。

  虽然西安雾霾连连,虽然西安时常交通堵塞,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让我时常无奈,时常打动肝火。但是,在七星坝村走了这么一遭,我们恍如来到另外一个世界。虽然老乡们的生活依然十分困苦,但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下,依然坚强的生活着。

  因为知道这社会还远谈不上有多好,所以才有脾气。

  也因为知道这社会还远谈不上有多好,所以就没有脾气。

  活着,就好。

  活着,也才有希望。

汤少林 文/图
 
  主办:陕西省水利厅 承办:主流彩票平台网站 设计制作:北京激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投稿信箱:sxsl_2010@163.com